知音网幸运飞艇官网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风起云涌“太太俱乐部”,富豪的妻子不好当

风起云涌“太太俱乐部”,富豪的妻子不好当

www.diygho.net 2020-01-07 09:33:41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事情要从3天前说起。老友吴军的酒窖新开张,请了包括张远在内的几个商业伙伴一起品酒。一群身穿阿玛尼、杰尼亚的中年男人,一边品着红酒、雪茄,一边乱侃。

  在一次和朋友们的聊天中,商人张远得知大家无论是身体还是金钱,都被原配牢牢地监视与控制着,尤其是他,更是身不由己——妻子不只要求进入公司担任职务,还在他身边安插了卧底监视。这群成功人士经过讨论,找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——组建一个太太俱乐部,让这群太太有事做,有活干,有心操,自然就会放松对丈夫的管理!而张远的计策是否会成功呢?在这个桂花飘香的初秋季节,在武汉天地的一家咖啡馆里,张远的妻子向本刊特约记者讲述了她和丈夫斗智斗勇的精彩故事——


  一场鸿门宴,

  两人斗心机

  时间回到前年7月的某一天,那是我的生日,丈夫张远约我到一家私人会所庆祝。下车前,我照了照镜子,那是一张保养得相当精致的脸,但厚厚的妆容遮不住眼角那两道浅浅的皱纹,神色游离而没有温度,就像我和丈夫如今的关系——不冷,也不热。

  “乐儿,纪念日快乐!”张远干咳一声,递上了一颗钻戒,“另外,我想给你办一个俱乐部,把那些跟你熟的太太们组织起来,你们一起玩,比在公司忙前忙后强……”我太了解这个男人了。只是,今天不是争吵的日子,于是我说:“我,考虑一下。”

  事情要从3天前说起。老友吴军的酒窖新开张,请了包括张远在内的几个商业伙伴一起品酒。一群身穿阿玛尼、杰尼亚的中年男人,一边品着红酒、雪茄,一边乱侃。

  酒过微醺,张远把酒杯举到眼前,大声说道:“别看我们在外边呼风唤雨,风光无限,谁不是被老婆撵着屁股过日子?自从我的生意越做越大,王佳乐就一个劲地往我的公司里钻,先是人事行政副总,前两天又提出要兼任财务总监。而且,她醋劲大!公司里女同事但凡稍微对我有个笑脸,回家要审半天……”

  “女人想要的无非就是专一和财权。而这两样,前者你给不起。后者嘛,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给?”吴军提议给王佳乐“另外”找点事做。

  商人的脑子就是转得快,张远现场做起了市场调查,“我老婆既要忙家里,又要忙公司的事,太辛苦了,所以我在想,是给她弄个酒吧,还是办个太太俱乐部?”

  话音未落,一众男人连声为“太太俱乐部”叫好,“老张你帮我们解决了大难题呀!”这群人中,太太进入公司帮忙的有一半左右,其中对太太插手生意表示强烈不满的占一大半,对太太在公司盯人表示反感的更是百分之百。于是,张远在结婚纪念日把这事给提了出来。

  举棋不定,

  豪赌一场

  我想了一晚上也拿不定主意,索性约了几个闺蜜和关系好的太太出来,想听听她们的意见。

  李太太说:“这个想法不错,到时候咱们也做活动,搞搞慈善拍卖。我家老头子死活不让我进公司,我正觉得无聊呢。你真要办,我来入股。”陈太太则说:“不成,这不是摆明了张远想做啥见不得人的事嘛。我说,你可不能让步,公司的钱是你的,人也是你的,你得盯牢了。”

  闺蜜小静说:“可以考虑,但得往大了做。重要的是,这钱和权都得在你手里,得你说了算。说得不好听一点,从房子到俱乐部,都得是你自己的产业。”闺蜜芳芳则一脸坏笑:“要是你人手不够,是不是可以从公司调人过来帮忙?我看赵小小蛮能干,哈哈……”

  我越听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,自己在公司不管财权,出来做不但可以打造自己的产业,还可以顺便帮张远打点好生意上的关系。而更重要的一点是,这圈子里的太太,能坐稳位子的都不是吃素的,“三人行必有我师!”

  打定主意,我选了几条觉得有必要明确的条款出来,然后直接把张远招到了我的办公室——给100万的创业资金外,还要买下豪华地段的一层商务楼,差不多合计800万左右。看到张远越皱越紧的眉头,我好整以暇。夫妻这么多年,我当然知道张远的软肋在哪儿——吃软不吃硬,女人一撒娇,他就没辙:“我在公司里呆着,你觉得不自由。现在我都同意离开公司了,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嘛?难不成让人家在背后说,我是被你赶出公司的?”一边说,我还配合地摆出了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。

 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!张远一咬牙:“这样吧,这老板还是我,人家知道是我的俱乐部才不敢欺负你。你没做过生意,又不太懂经营,这里面门道很多……俱乐部的会长你来做,这样你说话、办事也方便些。”几番拉锯后,我俩终于达成了共识:俱乐部仍然是张远的,但以后的利润是我的私房钱。

  经过两三个月的筹备,2015年9月12日,太太俱乐部正式开张。

  首批会员人不多,都是我的好朋友,以及张远那几个关系好的生意伙伴的老婆。但做什么呢?左思右想,太太团提过的慈善拍卖是个不错的主意。不但可以打响俱乐部的牌子,进而接触更高层面的人,还可以拓展让张远追加投资的新渠道。

  没做过慈善拍卖?不要紧,用张远的公关团队。不知道拍卖啥?这群太太家里谁还没有些珠宝首饰字画古董的。缺启动资金?老板不是张远吗,找他要。

  张远确实是个精明的生意人。我一提出来,他就看到了里面隐藏的无数好处,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  两个月后,太太俱乐部的第一场慈善拍卖盛大举行。除了所有会员家庭以外,太太们还充分挖掘自己的人脉资源,邀请到了一大堆名人和政要参加。而作为本城首场由太太团发起的慈善拍卖,媒体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。

  一时间,我直接从“张总的太太”变成了王会长。“城里有个富太太俱乐部”,则成了本城老百姓茶余饭后最热衷的谈资。张远当然也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,通过到场的名人和政要,他达成了好几个项目的合作意向,如果真成了,公司今年的利润得往上翻两个跟斗!

  随之而来的,是越来越多的太太想加入俱乐部。越来越多的老板想通过张远把太太送进来——终于找到一个理由,可以让太太不再死盯着自己不放了。有了足够多的资本,我找了个张远回家吃晚饭的日子,温柔地向他提出要把俱乐部过户到自己名下。

  “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?咱们是夫妻,改了也是共同财产,有必要吗?”张远果断拒绝。

  以张远对我的了解,我绝对是那种深知要扶持老公,否则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的女人。的确,我知道“锅里有,碗里才有”的道理。做了俱乐部之后,我重新找回了遗失多年的自我,再也不愿重新回到公司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副总。我也不愿意为了一点利益让自己跟张远的关系弄得更糟,然后把一个成功的张远拱手让人。

  发现敌情,

  果断出击

  敏锐如我,上次的拍卖会让我意识到,自己的地位并非固若金汤。因为张远搞不好真有个小三!

  张远有两个总助,除了赵小小,还有卢佳——她是我的卧底。办太太俱乐部后,我就以差人手为由,把赵小小和另外两个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秘书调过来了。

  把赵小小调走后,从卢佳那边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,张远没有和啥女人有过亲密接触了。

  拍卖会那天张远一直陪伴在我身边,这让我还偷着乐了好几天。卢佳作为总助,也就随时跟在我们身后。庆功酒会上,我发现,有几个太太看卢佳的眼光不善,而她们的老公还时不时促狭地冲张远眨眼。

  第二天,我寻个理由,把那几位太太邀约出来喝茶。经不住我一个下午的软磨硬泡。太太们终于开了口:她们曾在不同时间,不同地点,看到过张远和卢佳相携而行。

  李太太:“这种事,你不问,我们外人是不方便多讲的。万一人家没什么。这不成了挑拨你们夫妻关系了吗?”刘太太:“估计张远就是一时新鲜吧,新鲜劲儿过了就没事了。你别往心里去啊。要以大局为重。这时候可不能和他散伙,不能便宜了那个贱人……”

  我强作镇定地笑了笑:“没事儿,我就是问问,是不是真的还两说呢。”

  卢佳以前是我常去的一家SPA的客户经理。小姑娘家境一般,但特别会来事儿,把我照顾得很好。慢慢地,两个人就成了可以一起逛街、喝茶、聊心事的朋友。

  后来,我觉得需要在公司安插一个自己信得过、张远又不会刻意防备的人,就借招聘新人的机会把卢佳招了进来。从此以后,两人再没一起逛过街,在公司也像普通的上下级一样相处。卢佳也争气,没两年就爬到了总助的位置。直到现在,卢佳仍会每周主动打电话过来,报告张远的情况。但这又有什么用呢,她比我年轻,比我聪明,比我有手腕,比我更明白钱的重要。

  一夜无眠后,我决定反击。

  第一步当然就是找张远把俱乐部过到我名下。所以,当张远说“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”时,我笑了笑:“你也知道是共同财产了,难道你还怕我图你的钱?”然后,话锋一转,冲着张远的另一个软肋攻去——听不得别人比他厉害。

  “刘太太说,她上次去米兰,看中了一个珠宝设计师的设计,回来一念叨,她老公就直接把中国代理权拿回来给她了。是她自己的哦……李太太说,她一直觉得外面做的SPA不够好,她老公就给她开了间SPA养生馆……听她说,都是因为看到你给我办俱乐部才有的事儿呢,要是他们知道俱乐部不是我的……”

  做生意的人丢什么都行,就是面子不能丢!张远觉得各种头痛,大手一挥:“那我再好好想想。”我心里一乐,通常张远说这句话时就意味着八九不离十了。接下来可以进行第二步了。

  第二步其实很简单,但也很难——给卢佳找个主,把她嫁出去。我想起一次聚会时,刘太太提到的她老公在新加坡的生意伙伴孙俊林。孙俊林前两年离婚了,他喜欢中国女孩儿的温柔体贴知书达礼,所以想在这边再找一个。

  刘太太和我走得近,知道张远和卢佳的事。所以当我直截了当地提出来要把卢佳介绍给孙俊林时,刘太太举双手支持:“你要能说服她,我这边没问题。”我点点头:“我有把握。”

  我当然有把握。卢佳聪明伶俐就不说了,家事厨艺也样样拿得出手,唯一的缺点就是拜金,否则也不会搭上张远。不过,卢佳其实很清楚张远不会为了她离婚,那可是要分家产的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有个金龟婿出现,她多半不会拒绝。

  坐在咖啡馆里,我看着对面的卢佳,心情格外复杂。曾几何时,我是真心对这个小妹妹好过。按惯例,卢佳应该先报告张远的情况,但我打断了她:“今天咱们不说这个。”我说起孙俊林:“我一看人就觉得特别适合你。这几年让你呆在他身边,帮我承担这么大的压力,是我自私了。我不能再为了自己耽搁你了。”

  “你们先见个面吧。”我说完,又加了一句:“是不是真的适合你,你自己得考虑清楚。”

  卢佳同样明白,张远如果不离婚,就只是自己的一块跳板。而现在,我把这艘船送到了她面前。我相信,以卢佳的智商和情商,她会做出明智的选择。

  卢佳跟了孙俊林。张远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情绪。我安心打理张远过户到我名下的太太俱乐部,继续为做活动绞尽脑汁。

  卢佳和孙俊林结婚那天,我当的主婚人,像嫁自己的亲妹妹一样。新人过来敬酒时,我拉着张远硬要他和卢佳干一杯,还半真半假地说:“当年我把她送到你身边,其实是给我当卧底的,这下我又要找新卧底了,哈哈!”

  事后,刘太太曾问过我:“你就不怕走了一个,再来一堆?”我神秘一笑:“不怕。他有张良计,我有过墙梯,我现在也是有话语权的人了。”

  离开公司,走进太太俱乐部,我觉得这次没选错。男人要自由,女人要财权、名分、安全感,这太太俱乐部,就是我们俩的平衡点。

  后来,我从吴太太那里得知,吴军也问过张远:“你觉不觉得,你这是赔了老婆又折兵?”张远只是淡淡一笑,只是吴太太说这笑容有点苦涩……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欢乐生肖 吉林快3 乐彩网 上海时时乐 上海时时乐开奖 上海快3开奖 极速快乐8 欢乐生肖 幸运飞艇官网 一分时时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