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网幸运飞艇官网 > 情感 > 情感故事 > 看尽世间冷暖:重庆出租车师傅的擦肩故事

看尽世间冷暖:重庆出租车师傅的擦肩故事

www.diygho.net 2020-06-09 16:19:48 知音真实故事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 当时,我正和对班老张交车,听见我这番话,他叹了口气,说:“小刘啊,还是回去吧!有妈在,才会有点啥好吃的都想着你。”

\


  1

  2014年中秋节,头天下午四点,我刚出去接车,母亲打电话,说中秋节小姨要来,她要把那只大芦花鸡杀了,问我们能不能回去。我有点烦,说:“这年头哪还有啥节不节的?只要愿意,天天都过节。”

  当时,我正和对班老张交车,听见我这番话,他叹了口气,说:“小刘啊,还是回去吧!有妈在,才会有点啥好吃的都想着你。”

  我笑了笑:“我耽搁一天还不止一只鸡呢!”老张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有些东西啊,可不是用钱来衡量的。”说完,他递给我一根烟,跟我讲起他以前那个对班的故事——

  老张以前在江北那边开出租,对班叫夏强,有一个智障的傻妈。

  夏强是傻妈在垃圾堆里捡来的。傻妈天生愚钝,口齿不清,腿还是瘸的。他爸没啥本事,脾气还不好。

  夏强的爸爸娶他傻妈,目的就是想生个孩子,没想到傻妈怀孕三个月时,被他爸发酒疯打流产了。从此再也没有怀孕过。捡到夏强后,周围人都告诉傻妈,夏强就是那个被打掉的孩子。傻妈信了,把夏强当亲儿子一样疼。

  傻妈虽傻,但知道开水要不烫了才给孩子喝,米羹冷了要热温了才喂孩子吃。所以,夏强小时候还是挺黏傻妈的。

  但自从夏强上幼儿园起,就开始讨厌傻妈了。因为她天天到幼儿园门口去看夏强,小朋友都欺负傻妈,也嘲笑夏强。就因为傻妈天天来学校,夏强上完初中就辍学了。

  后来,夏强的舅舅出钱,让夏强学了驾照,带他学开出租车。19岁时,夏强的爸爸醉死了,家里就剩下傻妈和他。

  夏强每天要到离家4公里远的加气站加气,傻妈不知怎地也找到那个加气站,每天拖着个蛇皮袋在加气站附近捡塑料瓶,看到夏强就朝他傻笑,兴奋得很。

  不管是三伏天还是寒冬腊月,傻妈每天都去加气站。夏强每次排队加气,都是摇上车窗不理她。所以在那里加了几年的气,没人知道夏强就是她儿子。

  傻妈行动不便,人家扔一个塑料瓶在人行道上,等她一瘸一拐走过去,不是被加油站的清洁工捡了就是被扫马路的环卫工捡了。

  大热天,好心的驾驶员会把空瓶子放在车上,趁加气时拿出来帮她装进口袋里。其实夏强也想这样帮她,可他怕人家知道他和傻妈的关系,所以他一般都是摇下车窗把瓶子扔过去。

  2014年6月22号下午,夏强在加气时,把车上的瓶子扔给了傻妈。那天刮了风,瓶子顺着风滚到了马路上。傻妈就跟着瓶子追,吓得过往车辆不住地按喇叭。

  可是他妈是个傻子,只知道去追瓶子。当她追到马路中间,一辆工程车从她身上压了过去。夏强亲眼看见他妈的身体跟着车轮翻滚、再翻滚……

  工程车停下来了。夏强看到傻妈下半身被工程车的后轮压着,一只手紧紧握着那个他扔出去的瓶子,还努力坐起来朝他笑。120到了,夏强和几个人用千斤顶将车轮顶起来,傻妈被送上了救护车。

  夏强以为傻妈没事,因为他看到她坐起来了。他当时就下了决心,只要傻妈能逃过这一劫,他就天天把她带到车上去。她喜欢看他,他就天天让她看个够!

  可还没到医院,傻妈就死了,手里还死死攥着那个瓶子。傻妈的死,法院判了32万给夏强。有人说少了,建议他打官司。夏强说,傻妈已经走了,就是拿再多的钱,也换不回来傻妈了。

  那回夏强真的很伤心,三天三夜,他把傻妈的骨灰盒死死抱在怀里,不哭不笑,不吃不喝。他说:“傻妈在,我还是个有妈的孩子。现在傻妈不在了,我不只是妈没了,家也没了,成了个孤儿。”

  老张讲完,长长地吐了口烟圈。我听得心酸,问老张:“夏强还有没有开出租车,如果还在开的话,或许我们哪天会认识。”

  老张说:“哪还能开出租啊!自从他傻妈走了后,他连眼珠子都不怎么转。”接着,老张叹了口气,“回去吧!你这也是陪一天少一天了。”

  对啊,我母亲已经65岁了,我们的缘分真的不会太长。第二天,我请了代班帮我一天,妻子没请到假,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去陪了母亲一天,也去看望了岳母。

  两位老人非常高兴,临走给我带了很多东西。鸡蛋、大米、豇豆、还有宰好的土鸭。老人年纪大了,有时候打电话啰啰嗦嗦,我不耐烦的时候,总会想到夏强,一想到他,我就会平静下来,毕竟,有人唠叨就是福气。

  2018年大年初一,老张突然兴冲冲地问我:“还记得夏强吗?”我一愣,点点头。老张说:“人家现在成老板了,用傻妈的赔偿款做起了生意。据说还给他傻妈重新修了墓地,昨天他坐了咱的车,我才知道,他是去给他妈上坟。”

  我没吭声,人都走了,墓地修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!不过我也理解,对于夏强来说,也只有做这些,才能让自己多一点儿安慰。

  到了我这个年纪,更能体会:有些人,一旦失去就不再回来。亲情,哪怕是在心底认为最卑微的亲情,也是值得好好珍惜的。

  

  2

  行在路上,有时是乘客有事,有时是我有事。很幸运,我也曾遇见好心人。

  2017年1月2日,晚上11点半,两位从重庆到武隆天生三桥风景区的乘客下了车,我便调了头,准备空车回城。因为感冒发烧,我晕得厉害,尽管我非常努力地克制自己,但车还是呈S型在行驶。

  还好夜深人静,路上车辆少,但还是有经过的车子被我吓得连按喇叭。

  我知道自己现在必须去看医生。但这里距离主城一两百公里。如果我去武隆的医院,凌晨4点肯定就交不了班了,就得多掏200块份子钱。所以,我想撑到回城。

  车刚开出几百米,四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拦下了我的车,说要回城。要是平时,我求之不得。可今天情况特殊,为了乘客生命安全,我不敢冒险。于是我对他们说我感冒了,正发烧,不载客了。

  “感冒发烧?那你怎么跑武隆来?”“你还亮着空车灯呢?啥意思?”

 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,一边说,一边拉开了车门。出租车行业对顺带回城的乘客一般收费都是半价或者更低,这是个不成文的规矩。刚才来的时候我收的400块,这会只好答应200块,带他们回城。

  车厢里的气氛很压抑,我紧握方向盘,尽量让车子呈直线行驶。

  上了高速,他们谈论着关于电梯的一些事情。从他们的谈话中,我知道他们是重庆能源专科学院的学生,趁着元旦放假来武隆玩儿的。

  我的头越来越沉重,眼睛也不停地打架。高速走了30公里左右,出租车突然从中间道路飘到了超车道,我吓了一跳,赶紧将方向打了回来。

  几个男孩也跟着惊叫起来,坐在副驾驶的男孩心有余悸地说:“喂!师傅,不想拉我们也不用这样吓我们吧?”后排一个胖乎乎的男孩伸过头来:“喂!刚才你那招漂移太刺激了,我喜欢!再来一个!”

  我对他们说不是故意吓他们,也不是什么漂移,真的是我生病了,头晕得很。

  “真生病了啊?那你赶紧让我们下车啊!”坐副驾驶的男孩挑衅地说,后面的几个也就跟着闹:“对啊!赶紧让我们下车。吓死宝宝了,我的小心脏啊!”

  我知道他们是在故意气我。高速路上下客,情节可比拒载严重得多。

  但是渐渐地,他们都不说话了。因为,尽管我非常努力控制自己,但刚才那种“漂移”越来越多。后排一个男孩开腔了:“喂,师傅,你真感冒了哇?”我点点头。

  “能撑得住吗?要不让我来开?”我没回答,也没打算让他来开。可我的头越来越眩晕,连续跑了好几个“S”型,吓得几个人连连惊叫。

  “喂!师傅,我拿了驾照一年多了。真的,不行你看看?”刚才那个男孩把驾照递过来。想着离重庆城区还有100多公里,还要开一个多小时。我心一横,把车停在路边,换了后面那个男孩来开。

  开始的时候,我还担心小伙子开车技术不行,努力让自己不睡过去。但是渐渐地,我的意识越来越恍惚。

  迷迷糊糊中,我听见有人说:“好像真的发烧了,好烫。”“我摸摸。”一只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。“真发烧了!”我昏睡了过去。

  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在医院了。输液架上挂了3个空瓶子,还有2个小输液瓶在等着排队。阳光难得地照进来,撒了一屋子金光,非常温暖。

  护士见我醒了,笑着问:“醒了?怎么样?感觉好些没有?”我点点头。

  护士说我不但是重感冒,还引起了美尔氏综合征(反复发作的眩晕),是几个男孩子把我送进来的。她补充道:“你可不轻啊,大冷天的,把背你那个胖男孩儿压得一身大汗。”我被说得挺不好意思,拉开腰包拉链要去缴费。

  护士说:“交过了。几个男孩子把所有现金、支付宝和微信零钱凑在一起,才帮你交了500块钱的入院费。他们在这里守你到天亮,见你还没醒来,才把车钥匙交到护士台,说等你醒了后交给你。”我问护士:“那,他们留电话没有?”

  护士摇摇头:“没有。我想着他们要赶回学校,坐公交可能来不及。走的时候还给了他们50块打车。几个孩子一口一个阿姨地向我道谢,还要我微信号说还钱,我没给。”

  护士说得轻描淡写,我却听得浪潮翻涌。出院后,我专门去过好几次能源专科学院,但都没能见到那几个同学。我还找过门卫,问他知不知道元旦期间有同学去过武隆,门卫说不清楚。不过我从来没放弃。

  虽然能源学校在郊区,返回几乎都带不到客,很多出租车司机都不喜欢去。但每逢周末,我都要去能源学校接送上下学的同学们。

  两个寒来暑往过去,虽然我还是没能找到当初送我去医院的几个同学,但他们一直在我心里。
 

  3

  2019年6月中旬的一天,晚上9点半,我在巴南刚刚送完乘客。肚子饿了,见前面有家凳凳饭,就把车靠了过去。

 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重庆的大街小巷流行起了“凳凳面”“凳凳饭”。就是店里没有桌子,顾客上门,自行取一张小凳子坐人,一张高凳子搁饭菜,就像在自家院子一样随意。这种饭馆味道好、价格公道,最重要的是速度快。

  我把车停在路边,一边取凳子一边对老板喊:“来份肥肠饭!”“好嘞!”老板娘声音亲切又随和。我刚坐下,一碗米饭和一份红烧肥肠就端来了。

  “大哥,您慢慢吃。”这声音,我好像在哪儿听过。抬起头,目光与年轻的老板娘对个正着,我们都愣住了。

  缘分就是,藏在心底的人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吧……

  那是2016年8月22日凌晨1点,一个20多岁的长发美女拦下了我的出租车,说到滨江路。“哪条滨江路?”我问。重庆有南滨路、北滨路、沙滨路,美女说得也太模糊了点儿。美女目光下垂,说:“哪条都行。”

  如果不是急切赶路,半夜三更出来晃悠的人多半都不正常。十分钟后,我们上了南滨路。这段路是新修的,两旁的空地还没开发出来,所以路上很空旷。

  “师傅,我就在这儿下吧!”美女说。我看了看四周,要不是这条马路亮着路灯,这里就是荒郊野外啊!不过,我还是靠边停了车。

  美女打开车门,看都没看价格,掏出50元钱递给我。我正要找零,美女关了车门朝堤坝下面走去。“喂!美女,找你钱!”我摇下车窗玻璃朝她喊。美女扭过头,伸手撩撩被江风吹拂在脸上的发丝,笑着朝我摇摇头,继续往江边走去。

  自杀?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如果真是,我肯定是要去救人的。可这四周,连个鬼影也看不到。要是她不是自杀,而是设的一个局呢,我岂不是连个作证的人也没有?

  我握住方向盘,眼睛紧张地盯了一会儿,又焦急地看看马路两头有没有来往的车辆。可直到美女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,马路两头还是没有一辆车经过。算了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我一咬牙,打开车门冲了下去。

  “喂!美女!”我边跑边喊。听到我的喊声,美女转过身来,依旧微微一笑。路灯微光洒下来,她脸上是忧郁的李若彤版小龙女的美。

  “你……”我终究还是有些顾虑的,跑到离她一两米处,我停了下来。她幽幽地说:“你该不是以为,我要自杀吧?”“不,不是,”我突然结巴了:“可是,这大半夜的,你……”“我就是想来吹吹风。”

  她苦笑一下:“真没想到,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顾忌我的生死。”

  见她并不讨厌我,而且我也想排解排解这段时间的闷气,于是就陪她在礁石上坐下来。

  在交谈中,我了解到,美女是偏远山区嫁到城里来的。父母为了10万彩礼钱,把她嫁给了城里比她大12岁又好吃懒做的男人,还美其名曰说给她找了个好婆家,隔三差五向她要钱。

  美女说:“其实,我爸妈都知道那10万块钱的彩礼是婆婆借的。我嫁过来后,婆婆自然就把那笔债算到我头上。为了还债,我既卖早餐又在学校门口卖小吃,挣的钱却都被我男人拿去赌了。”

  我打抱不平:“你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,凭啥要拿给他赌啊?”美女笑得很无奈:“要不然呢?我经不起他打我。两三年了,债也没怎么还。婆婆说我不会理家,我妈也说我昧良心。”

  我被她说得心里酸酸的,但美女却依然很平静:“大哥,很多时候,我总觉得我的前面山穷水尽,后面又空无一人。这地方我经常来,不是寻短见,只是想在这块石头上靠一会儿,睡一会儿。我真的觉得很累很累。”

  我惊讶地看着她:“可是,这荒郊野外的,你一个人,又是个女的……”她笑了,“怕有人劫财劫色吗?”我点点头。美女说:“钱我没有。有时候,我还真希望有个来劫色的,说不定比我那男人在乎我一点儿。”

  我突然一阵难过,这么漂亮的女人,怎么会被生活逼成这个样子?那晚上,我陪她谈了很久。我说:“如果你愿意,可以在我肩膀上靠靠。”她真的把头靠过来,然后哭了,很开心很放纵地哭。

  我告诉她,对婚姻,要像我们开车一样。既然爆胎了,花点儿成本换个新胎继续上路,别守着个废胎耽搁自己只有一趟的旅程。

  开夜车这么久,我从来没发现有哪一天的夜色像那天那么美过。我们像恋人一样依偎着坐在那块石头上,但什么也没做。直到快交班了,我才开车把她送回去。

  那段时间,妻子刚生了二胎,不知是不是产后抑郁,总认为我在外面有人了,然后就无中生有和我吵。我也很累,被吵得心烦意乱,天天有家不想回,婚姻一度岌岌可危(关于婚姻危机,前面的文章有写过哦)。

  邂逅“小龙女”后,有一段时间里,我经常有意无意地开车经过送她回去的那栋老房子,但再也没有看见过她。后来,我和妻子感情慢慢回暖,我也把江边一晚淡忘了。直到这次再相见。

  “啊!”“小龙女”惊叫一声,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原来是一位顾客不小心把汤汁泼在了她手上。

  我条件反射地站起来想去帮她,里面忙活的年轻厨师早已冲了出来。“咋了?”他拉着她的手,心疼地放嘴边吹:“很痛吧?”她露出幸福的笑:“没事儿!”

  我坐回原位,心中有欣慰,也有淡淡的失落。我本想跟她好好打个招呼,但还是把头埋进碗里。

  人家说,男人经不起考验,我不知道对不对。但我庆幸自己和妻子走过了婚姻危机,也终于云淡风轻地讲出心底的那段故事。

  

  4

  出租车上经常有粗心的客人,我曾捡到过很多东西。雨伞、钱包、甚至密码箱。但有一次,我捡到了一个婴儿。

  2019年3月2日,晚10点左右,在从大学城返回的路上,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拦下了车。路灯下,男孩提着一个七八公分长的旅行提包,人长得不错。他在后排坐下来,说要走南坪。

  像这种路线长的,一般驾驶员和乘客都愿意走内环快速道,免受红绿灯走走停停之苦。但男孩儿说他还要到石桥铺拿点儿东西,我只好带他走城里。

  到了石桥铺,男孩说他就在这里下。我给他打了小票,他付了钱就下车了。那时候大概是晚上10点40左右,乘车的人少,我只好又开着空车四处揽客。当我开到科园路时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婴儿的哭声。

  借着路灯光,我从后视镜发现后座上有什么东西。而那婴儿的哭声,就是从那里发出的。

  我吓了一跳,赶紧将车靠到路边,打开门一看,只见座位上确实放着旅行手提包,没拉拉链,里面用绒毯裹着一个还没褪红的小人儿,在提包里“吖吖”哭着乱舞乱蹬。

  我赶紧下车打开后排座车门,见提包还有一个隔层,里面装有婴儿的奶瓶和奶粉。

  不用多想,丢下婴儿的就是刚才下车的男孩!这大半夜的,婴儿的哭声像猫爪一样抓在我心上。我知道这事儿太大,赶紧将婴儿送到了派出所。民警让我放心,说如果我想知道孩子消息,可以随时打电话问。

  那一夜,我开着车,心里却一直想着旅行包里的那个婴儿。交车后,我就打电话询问那个弃婴的情况。民警说已经找到婴儿父亲了,正是坐我出租车的那个男孩。

  民警告诉我:婴儿的父亲不满20岁,母亲也不到18岁。原本属于自由恋爱,但后来男孩想要分手,女孩却有了身孕。

  男孩劝女孩打掉孩子,女孩不同意,两人一拖再拖,就这样拖到了孩子出生。女孩见孩子还是没能让男友回心转意,也非常后悔生下孩子。于是两人商量,决定遗弃婴儿。

  “那现在那婴儿……”警察见我有些不放心,笑了笑说:“放心吧,现在那婴儿有他爷爷奶奶照顾着呢!你想啊,你一个非亲非故的出租车司机对他都那么紧张,何况是亲生父母。其实昨天那男孩下车后就后悔了,只是你已经把车开走了。”

  因为涉及当事人隐私,也为了保护未成年人,民警没有过多讲婴儿父母的事儿。不过我还是非常感谢他们,让我悬着的心着了地。

  佛说:前世三百次的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。

  有时想想,擦肩了那么多故事,人生也算是赚到了!好了,不说了,我要拉客了,等我攒了好故事,再来说给你听!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极速3分彩 飞速赛车平台 PK10牛牛 王者彩票APP 欢乐生肖 德国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赛车 快乐赛车官网 欢乐生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