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网幸运飞艇官网 > 情感 > 婚姻 > 倾诉 > 亲情是残酷的克制,叫一声父亲好沉重

亲情是残酷的克制,叫一声父亲好沉重

www.diygho.net 2020-02-04 11:20:16 知音网 我要评论

字号:T|T

后来,当她得知这个人就是父亲,而他16年前误杀人全是因为她时,她不禁潸然泪下……

  

\

 

  母亲以同学的名义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叔叔,然而,她很反感叔叔那怪异的眼神,可母亲却还要留这个陌生人住进家里,此举遭到了她的极力反对,以至愤然离家出走。后来,当她得知这个人就是父亲,而他16年前误杀人全是因为她时,她不禁潸然泪下……

  悲喜交集,妈妈带回一个怪叔叔

  成都是个美丽的天府之国,有九寨沟、峨嵋山、都江堰等风景名胜,每年的夏天都很诱人。高校里众多学子怀着愉悦而轻松的心情,总盘算回家前多逛逛。但对于年仅21岁、在成都理工大学上学的杨莉却没有在夏天的快乐中闻到阵阵郁香!

  杨莉家在重庆涪陵清溪镇,她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。还有几天就放暑假了,她收拾着行李,心里却充满了矛盾:是留下来好好打工挣钱,还是回家陪陪母亲?母亲朱季兰是个善良传统的女人,在女儿四岁时丈夫离开了家,她一个人照顾女儿。如今为了正在读大学的女儿,她除了在一家工厂食堂工作外,还兼了一份商场清洁工的工作,每天拼着命辛辛苦苦地挣钱。

  上大学前,杨莉总是对母亲说:“妈妈,爸爸都死去这么年了,你不要死封建,给我找个后爸!”每当这时,母亲总是笑呵呵地说:“死丫头,你是不是嫌妈老了?”杨莉苦笑说:“妈,我看你这么辛苦,我是舍不得你啊!”母亲心一酸,眼含泪水说:“女儿,妈妈只要看到你上大学有工作,妈妈就心满意足!”

  放假的那天,杨莉手里攥着奖学金和第一名的成绩单,望着校园里林立的楼房和马路上奔驰的轿车,似乎感觉自己将来的梦想越来越触手可及,母亲如刀刻而瘦削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心中从未曾谋面的父亲也咧开了嘴。她决定还是回去,2017年春节的她在外面打工,妈妈一个人孤苦伶仃太辛苦了!

  7月3日,杨莉登上了返回老家的长途客车。车到清溪镇后,她迫不及待走到那位于镇东头的破旧老式楼房前,轻轻地推开门。母亲正拿着一张照片,泪水汪汪地看着,肩膀一耸一耸地哭着。眼前这一幕让她惊讶不已,她轻轻走了过去,小声喊了声:“妈,你怎么啦?”母亲抬起头,笑容掩饰了伤感:“小莉你回来了啊,我给你煮好吃的。”

  杨莉一把抓住母亲的手说:“妈妈,我不饿!你怎么啦?”她突然看见一张很旧的中年男人照片,好奇地问:“妈妈,这个男人是谁?”母亲支吾着,继而又苦笑:“这是妈的一个中学同学!”母亲有些矜持而羞涩,杨莉笑了:“妈,都什么年代了?我支持你,你就帮我找个后爸吧!”不料,母亲却摇了摇头,沉默了,但从母亲慌乱的眼神里,杨莉读懂母亲的一种渴望:母亲苦了大半辈子是应该找个伴,家里有了男人才算个家啊!

  7月8日的清晨,杨莉正在家里温习大学功课,母亲带着照片上的男人回来了。经母亲介绍,杨莉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叫杨德君,如今一个人,无依无靠。杨德君的到来,让母亲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妈妈找了“男友”,杨莉心里自然也是乐开了花,多一个人这个家就会好过一点,别人在背后也不会指指点点!她也可以享受父爱啊!之后的几天,杨莉的家中洋溢着温暖和快乐。欢声笑语一阵阵从那老式逼仄的楼里传来……

  沉浸在快乐中的杨莉,和未来的爸爸谈天说地,而母亲只在一旁偷偷地傻笑。很快,杨莉发现妈妈的男友和自己这么投机,她心里多少有些失落,杨叔叔应该多陪陪母亲才是。于是,她开始少说话来冷落杨德君,可是,杨德君装着不知道似的问长道短。杨莉心里越来越不自然。没有办法,她只好附和着“嗯嗯”地应着。

  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,杨莉借口要复习功课,可是,这一招,更招杨德君的关心,问她学习成绩怎么样,大学生活苦不苦……面对过于热切的关心,杨莉感到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,她开始对杨叔叔有些反感。

  那天杨德君离开家后,杨莉把妈妈拉到房间里:“妈妈,我觉得杨叔叔有点怪!”母亲一愣,欲言又止。杨莉又说:“妈妈,你们不合适,两个人在一起说不了几句话。我请人帮你重新找一个吧!”母亲突然像洪水暴发似的大发脾气:“你胡说什么!你不要说了,我只跟你杨叔叔!”之后,母亲掩面痛哭起来。

  杨莉惊呆了!这么多年来,她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发过这么大的火,不管做什么,只要她喜欢母亲从来不反对,甚至得不到还千方百计帮她找回来。可是,现在却为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跟她大发雷霆,她想不通!

  亲情坍塌,亲爹竟是个杀人犯

  重庆的酷暑来得特别早,日头特别毒,知了不停地叫,叫得人心烦意乱的。杨莉怎么也没有想到,母亲跟她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:让杨德君住到家里来!

  杨莉皱起眉头,苦苦地劝母亲说:“妈妈,你们什么手续都没有办,你不怕流言蜚语吗?”这一句击中母亲的要害,母亲的脸红一块紫一块:“小莉啊!杨叔叔无依无靠,他现在又……”母亲顿了顿说,“他得了肝癌,晚期,很可怜的!我们不帮他,别人就没有人帮他啊!”

  杨莉头摇得更厉害了,心想:有绝症的男人,更不该让他住进家来。她极力反对,可朱季兰坚持让杨德君搬进家里来住。杨德君住进来后,母女之间一下子像隔了一块坚冰,家里再没有生气。

  三天后,杨莉忍无可忍,趁着杨德君外出散步的时候,她跟母亲说开了:“妈妈,我知道你的好心,但你不能就这样守着一个有病的男人生活一辈子吧?况且我们经济也不宽裕!”

  看着母亲低头不语,杨莉连质问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她只好对母亲说:“妈妈,算女儿不孝,我过几天就回成都打工,我不想呆在这个家里!”母亲坐着那里,还是默不作声。

  第二天,杨莉正在给一个朋友发信息,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。正在兴头上,杨德君悄悄推开门走到她身边轻声问:“小莉,跟男朋友聊天啊?”杨莉紧锁眉头,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不是,你别瞎猜了!”

  杨德君没有觉察到杨莉的变化,仍然对她说:“你上学读书不能交朋友,现在男孩子没有几个是真心的!”杨莉失声:“你干什么,怎么管得这么多?”杨德君懊恼地说:“我只是问问!”杨莉没说什么扭头就出门了。走在大街上,擦肩而过的人,都变得不真实起来。她觉得杨德君纯粹是狗拿耗子——多管闲事,跟母亲八字还没有一撇,就管她的事。

  2017年7月28日,杨莉又发现杨德君正在翻看自己的笔记本,她气急败坏地让他放下。这时,母亲赶紧拉着杨莉来到了楼底下,喝斥她:“小莉,你不要这样好吗?妈求你了!”杨莉不知道妈妈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会这样对她,她失去理智地说:“如果你不让他走,那我就走,但我走之前,你能告诉我的父亲,是死了,还是到哪里去了?”

  母亲支吾着没做声。杨莉急了,一把抓住母亲说:“妈妈,女儿求你告诉我,我的父亲究竟在哪里?”那一刻,母亲的泪水迅速模糊了双眼:“我告诉你,你不要怪你父亲,好吗?”杨莉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父亲是个杀人犯!”母亲泣不成声地说。“真是杀人犯?”“是的!”杨莉没有想到的是,这么多年人们说的竟然是事实,她真希望父亲已经死了!那一刻,父亲的形象在她的心中轰然坍塌了。杨莉不敢相信,捂着脸飞快地离开那个曾经熟悉的家!母亲望着杨莉的背影,有说不出的心酸和伤痛!在楼上的杨德君,悄悄望着她们母女俩的一幕,抹着眼泪,痛心地拍打墙壁!

  杨莉离开家,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舅舅家,舅母看到杨莉哭丧着脸,迎了上来问她怎么回事。她一头扎进舅母怀里痛哭,说:“舅母,妈说我爸是杀人犯是真的吗?”舅母叹了一口气,宽慰她说:“孩子,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就不要太自责了!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!你先在我们这里住一段时间,慢慢就会忘了!”

  家里多了一个叔叔,父亲又是杀人犯!杨莉心情坏透了,她想,先在舅母家住一段时间也好,她相信时间会冲刷走一切。那天晚上,在舅母家她看了一会电视就睡觉了。半夜,她起床去了趟卫生间,回来路过舅舅和舅母房间时,隐隐听到说话的声音。听完之后,杨莉蒙了!

  还原真相,叫一声爸爸好亲切

  原来,父亲杀人是另有隐情的。

  早在2001年6月,父亲带她和母亲到亲戚家祝寿。本来那是一个幸福而温馨的夜晚,父母手拉手走在大路上,女儿杨莉扎着小辫子吃着香蕉跳着。可是,万万没有想到,命运对他们一家人的残酷,来自于对面走来的几个喝醉的小青年。当时,还不到4岁的杨莉无意将香蕉皮扔到了他们跟前,使其中的一个小青年摔了一跤,几个小青年恼羞成怒,气势汹汹地向小莉扑来,这时母亲挡了上来,那些青年便对她们母女动起手脚。父亲发觉情况不妙,赶紧跟他们道歉,可是那几个青年竟再次动手打她们,父亲冲上去跟他们扭打成一团,不知不觉,父亲抓住地上的砖头拍在了一个人头上,瞬间那个人倒在血泊中死了。后来,父亲被判死缓……

  天啊!父亲杀人的真相竟然是这样!杨莉浑身颤抖着,她不知道如何回到房里睡觉的,她心痛得几乎无法呼吸。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父亲是为了保护她和妈妈才成了杀人犯的!此时,父亲在她心中不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!她知道母亲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嫁人了,母亲真是天下最苦的女人啊!她要明天一大早就回到母亲身边,并劝母亲嫁一个和父亲一样有男子汉气概的好男人!

  2017年8月4日一大早,她辞别舅母就匆匆往家赶。见到母亲的一刹那,发觉这几天母亲苍老了许多。“妈!”她上前轻轻地叫了一声,鼻子一酸,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。母亲抱住她痛哭失声:“女儿,你回来就好了!”杨莉止住泪水说:“妈,我知道爸爸为什么犯罪了,我不怪他!但我不同意你嫁给杨叔叔!”

  “女儿啊!不行……”母亲一下子又哭了起来,杨莉觉得母亲真奇怪,每次,她提到杨叔叔的时候,她总是向着他,杨莉骤然觉得心冷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母亲哽咽道:“小莉,妈妈不想再瞒你。你爸一直不让我说,自从他判刑后,他让舅舅捎信给我,为了在你的成长道路上,不背负有一个杀人犯父亲的名声,他交待我不要告诉你他是一名杀人犯。但你是他一生惟一的希望。在狱中,他常常拿着你的照片,以泪洗面,他发誓好好改造,后来连续减刑!去年5月份回来了,但他还是不想让你知道他杀人的真相,默默在外面打零工挣钱供你上学。然而,就在你放暑假前,他突然感觉不舒服,到医院检查已经是肝癌晚期!在我一再要求下,他这才同意以男友的身份回来并看看你,可是……”杨莉大惊失色:“杨叔叔就是我的爸爸!“

  “啊!原来这一切的一切……”是自己误会杨叔叔了,不,是父亲!那一刻,在杨莉心中,杨叔叔的形象也不讨厌了,父亲也不是坏人了,只是他爱这个家的表达方式太含蓄了!

  这时,杨德君从房间走了出来,杨莉看见他时,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:“爸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!”杨莉紧紧抱着父亲,为了这份残酷、深沉的父爱,更为了饱经沧桑的母亲,她只能忍下泪水,从心里答应他们:我一定好好学习,和爸爸妈妈坚强地走下去!

  现在,父亲坚决放弃治疗供女儿上学,而懂事的杨莉却依然坚持打工自己挣学费。

  2017年9月22日,当笔者再次见到杨莉时,她正在学校的食堂里打工,满头大汗的她对笔者说:“我为父亲以前的过失而汗颜,也为他如今美丽的谎言而感动!所以,为了父亲的病,我决定出来打工!老天是公平的,人如果不能选择出生的命运,还可以选择生存的命运和爱的快乐。总有一种美好的东西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。所以,我相信,父爱的痛,不仅是我的财富、我的金矿,更是我的人生的,引领我走向成熟!”

  (为尊重当事人,本文均采用化名)

字号:T|T
关注我们:

新闻热搜词

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

编辑推荐

网友评论

收起评论

热点聚焦

热点视频

图文欣赏

1/5

精彩推荐

回顶部

幸运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五分时时彩 上海时时乐 幸运飞艇官网 易中彩票注册 欢乐生肖 快乐赛车开奖 福建快3开奖 德国时时彩